浓睡觉来慵不语

来吃肉的

你嘴上说着金樽玉盏不换,其实心里不止一次想要修改过往。你想让自己永远也不曾进入那个贴吧,你想让自己不要撒谎,你想跟乔乔做真正的朋友,听她当年的悲喜,与她相约未来的帝都,你还想让湘灵不要爱上阿夜,你想让她不要跟姬家人所有人闹翻。你想成为一个如楚子航一般,无所不能的一头孤狼,表面冷淡,心里却有个死小孩,可以说出 做不到的都是我的错 这种话的人;或者万众瞩目,一呼百应,自带光环的凯撒加图索。 可惜一切都不能回头。少年情谊再珍贵,终究是有人和你一起回忆才有价值。 你知道自己近况的来由,但通常不会再去回忆源头。从中考失利到艺考失败再到如今,五年就这么过去了,作天作地的一颗心早就冷透。你终于不用再学自己讨厌的科目,却是以如今这种样子,一无所长,又不会机敏变通,感叹别人的生活,遥遥不知自己的几近的未来。 若是无法掌握短暂的未来,如何能控制自己的一生如其所愿,梅鹤因缘,永不老矣? 都不过一生痴绝,无梦徽州。

信息获取的不及时和媒介对语言的影响,容易造成思维的不对等,从而使自己想法得不到有效的表达,而对方的想法得不到正确的理解。过少的睡眠以及缺少零食的抚慰又加重心情的不满程度。
说白了就是我比较想见到你。

Rice Bar:

[汉化漫画]正义自修室


萌萌的系列,大家都是熊孩子,在奇奇怪怪的学院里渡过充满奶香味和苹果派味的少年时期……以上简介都是我口胡的。

第一部大概会分7次放完,然后打包上传。

这本莫名冷门,大家请为买了实体书后懒得扫描又去买了电子版的米条的智商点赞(什么。

图源+翻修:米条

可怜找我问路的人......

事实上现实的对话
一点逻辑都没有
你一生忠于的
永远不会是爱情
无论得到与否
无论想念与否
你自由的事业
你不喜欢的有外人的家
那在你心中永恒的东西
永远与某一个有关
永远与其他人无关
你最爱的人
只能是缪斯
你是自我的
但你不关心别人的自我
同样
别人也不会
关心你的自我

我不阻止你们过女生节,但是我不喜欢过女生节。

我真的想不起来女生节是哪一天,我只知道3月8号是United Nations women's rights and international peace day

这是所有劳动女性的节日,是无数女权运动的产物,是为了庆祝女性在经济、政治和社会等领域做出的重要贡献和取得的巨大成就而设立的节日。

它无关年龄,它是为女性而立,它代表了那时的所有女性开始走一条独立自主的道路,而不是像之前那样靠取悦别人维持生活。

所以我不会过一个靠偏见和炒作流行起来的节日。我只愿意过一个有着真正意义的法定节日。

蝙蝠侠好像是禁欲系

雨下整整整整整夜:

蝙蝠侠好像是禁欲系

警告:看了可能会阳痿!!!!!!!!!

布鲁斯不喜欢亲密接触,这一点儿克拉克是知道的,但是他觉得自己会是个例外,至于原因……顶着男朋友的身份还不够吗?

收到呼叫到达蝙蝠洞,克拉克看到布鲁斯背对着自己,他头也不回的说:“我找到一些线索,你过来看看。”布鲁斯的声音平静冷咧,就如同他现在的装扮一样,带着浓厚的禁欲气息。
他的蝙蝠战甲每一处都扣得一丝不苟,披风好像才熨过一样,整齐的下垂着,黑色的手套包裹着手指,甚至连腰带都还没有取,唯一让他看起来没有那么凌厉的大概就是他的头罩被摘下来放到了一边。

克拉克决定走过去给他一个漫长的吻,直到他缺氧为止。
他移到布鲁斯面前,伸出食指和大拇指抬起他的下巴,俯身亲住了那个人的嘴唇。
克拉克是想伸舌头的,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可是舌头还没有伸出自己的嘴,布鲁斯就向后退了一步移开了。
“注意看十分三十秒。”像是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似的,布鲁斯面向电脑,开始播放视频。
克拉克一时有些懵,刚才那就真的只是蜻蜓点水的一下,所以还有一条规则就是不许在工作的时候亲热吗?但接个吻能用多长时间?克拉克一边专注的看着视频一边委屈的想。
布鲁斯不知道这个外星人有多想冲过来把自己狂吻一番,还在交代完事情后整理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但是他眼中的不甘布鲁斯还是看出来了的,于是用缓和的语气问了一句:“你怎么了?”

克拉克知道布鲁斯虽然说不上坦率,但也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他这么问就说明他真的不清楚克拉克为什么失落。
天呐!克拉克,你真的应该成熟一点,不要让他以为你是一个不专业的毛头小子,做正事的时候居然还在纠结一个吻。
“没什么。”克拉克犹豫着丢出自己的邀请:“今晚一起吃饭怎么样?”
布鲁斯认真的思考了半秒钟点了点头:“可以。”
克拉克离开的时候看到布鲁斯已经收回心神,沉默专注的检查起了缴获的枪械。他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总是这样,别人都已经被撩的坐立难安了,自己却一点儿都没有察觉到,依然一脸正直的正襟危坐。
“还有事吗?”布鲁斯看到克拉克还没有离开疑惑的问了一句。
“没有。”难道你的男朋友要走了你不应该吻别一下吗?这个要求很正常,而且现在时机也很合适。

“不如你亲我一下我再走吧。”克拉克有些紧张的开口。
布鲁斯抬头看了他一眼:“可以啊,过来吧。”
克拉克走到坐着的布鲁斯面前,俯下了身,布鲁斯伸手按着他的肩膀,抬头给了克拉克一个吻.....他亲了一下克拉克的额头!一个如此纯洁的吻,克拉克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再要求又好像有点儿得寸进尺....
没什么得寸进尺的,你们是恋人!你完全可以吻他,不经过他的同意狠狠的吻他!事实上他已经这么做了,就在布鲁斯的嘴唇离开他的额头的时候,克拉克终于忍无可忍的捧着布鲁斯的脸亲上了他的嘴唇,并且一只手按住了他的后脑勺,逼迫他接纳了自己的舌头。
这个吻克拉克说结束才能结束,有时候他也享受这种掌控局势的感觉,布鲁斯没有抗拒,没有挣扎,只是静静的接受着克拉克的狂热。

克拉克放开布鲁斯的时候看到这个人的嘴唇变得更红了,他急促的喘息了几口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抱歉。”克拉克毫无歉意的说着,大拇指恋恋不舍的在布鲁斯的嘴唇上来回的摩擦。
“能先告诉我一声吗。”布鲁斯偏头把克拉克的手甩开,淡淡的评价,他没有不高兴,只是提出自己的建议。
“晚上见。”克拉克笑了笑,有些满足的离开了。
他有些懊恼的想为什么一个吻就能让自己满足,克拉克觉得自己说出去别人也不会信,和布鲁斯在一起快三个月了,这是迄今为止他们最亲密的接触了。
这还是那个传闻中的布鲁西宝贝吗?他不是没有耐心,也不是有多么饥渴....好吧,他是有些饥渴,但是在以前的恋情中克拉克几乎从没有主动要求过这些,现在布鲁斯却对此只字不提。
他知道布鲁斯在感情方面一直都比较被动,他也不介意由自己来跨出那一步。

布鲁斯十分难得的在大都会和克拉克共进晚餐,晚上,他理所当然的留宿了。
“需要我帮你收拾一间客房吗?”他是有更进一步的打算,但是也愿意尊重布鲁斯的选择,他想布鲁斯明白自己的意思。
和交往三个月的男朋友分房睡?布鲁斯从未听说过这么荒唐的事情。
所以就在这个晚上,克拉克顺利的和布鲁斯完成了生命的大和谐。

在这之后,克拉克不止一次回忆起那天晚上的事情,他越想越觉得不是滋味。布鲁斯表现的无比的配合,但也仅限于配合。这倒不是说克拉克没有享受到,相反他觉得布鲁斯根本没有在其中得到快乐,他就像是一个辅助,帮助克拉克完成目标,自己却没有真正参与其中。
克拉克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得太多,他只知道当自己兴冲冲准备来第二回合的时候,却发现布鲁斯已经功成身就的快要入睡时自己心里有多么的沮丧。
这也让超人对自己产生了怀疑,难道真的布鲁斯太见多识广看不上小镇男孩的技巧?克拉克按住自己的额头,他不敢相信自己有一天会因为性生活感到困扰。
布鲁斯仍然慢条斯理念着这次的战损,这让克拉克更沮丧了,对于他们的第一次,布鲁斯没有说过一句评价,他只是和克拉克一如既往的相处。

散会的时候蝙蝠侠点了一下桌子:“超人,你留一下。”克拉克微微的叹息了一声,看着其他人站起来经过自己身旁离开,最后这里终于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你最近不太对。”布鲁斯冷冰冰的指出。
克拉克看着永远那么冷静的样子,哑口无言的移开了目光,他不知道如何开口说这种难以启齿的问题。
布鲁斯打量着他,像是在分析什么案件一下,他垂下眼帘看着桌面,咬了咬自己的嘴唇问道:“你对我在床上的表现很不满意吗?”
克拉克惊讶的看了他一眼,他第一次看到布鲁斯挫败的样子,连忙解释:“没有这回事。”布鲁斯似乎对这个答案有些惊讶,克拉克甚至还听到他松了一口气。

“我只是在想,是不是我的技巧不足以取悦你,你似乎并不想....至少是不热衷于和我....”克拉克小心翼翼的说出了自己的疑惑:“布鲁斯,距离我们上次已经一个月了,你从没有在我面前表现出自己有那种欲望....”
克拉克注意着布鲁斯的脸色不是很好看,他有些担忧但还是鼓起勇气都说了出来:“除了这个,我还注意到你....你讨厌接吻,就是那种成年人的吻。”
布鲁斯愿意和他拥抱,牵手,但是却很少和他接吻,他会经常吻一下克拉克的脸颊,额头。嘴唇总是轻轻碰一下就移开,伸舌头什么是不可能的,除非克拉克强制执行。
“你说的是...舌吻?”布鲁斯问。
克拉克点点头,反正话都说到这里了,他也没什么不好意思了。

布鲁斯下意识的舔了舔下嘴唇:“克拉克,你想这样吻我的时候可以直接告诉我,你知道我会配合你.....”
“天呐!我不要你配合我!”克拉克忍不住打断道:“我是说,布鲁斯,你就不想吗?为什么你不喜欢那种吻?”
“因为....”布鲁斯微微偏过了头闭上了眼睛:“因为那种吻性暗示很强烈。”
“那又怎么样?”克拉克皱眉。
“我不喜欢性暗示强烈的东西。”布鲁斯坦言。
克拉克笑了一声立刻接到:“那真正的上床你又怎么喜欢?”
但是布鲁斯没有笑,也没有反驳,只是盯着克拉克看,他蓝色的眼睛神秘又深邃,克拉克不由得呆住了。

“你....”克拉克张了张嘴,说不下去了。
“是的,我不喜欢性爱,不是你的问题。”布鲁斯深吸了一口气:“我想我大概就是....性冷淡。”
克拉克还在处理这个信息,不过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蝙蝠侠看起来这么禁欲感十足了。
“天呐。”克拉克想不出形容词。
“我不明白。”蝙蝠侠略带着疑惑:“这种事,就真的那么有意思吗?”
怎么没意思!简直太有意思了!克拉克想自己是不是有病,知道了一切后他反而有一种强烈的想把布鲁斯干翻的冲动。

关于不吐不快的事

牧羊人派:

  现在同人里的氪石梗有的太恶意了。首先,氪石不是情趣也不是搓衣板。它能杀死损害氪星人。n52的超人和bvs就是这么死的。
  一些超英有氪石是为了预防以及其他正义的用途。超英呢不杀人当然也不会随便伤害其他英雄吧。同人里简直拿恶意当有趣,反派有时都不会那么没格调。
   我记得漫画里有一段蝙蝠侠说“我们挖,我们找……就是为了超人在地球上不用穿这身防护服。”一些恶搞里官方也会玩梗,但也有这种正剧。
   无意评论大家对角色的理解。但我想呼吁大家慎用氪石梗。
  总之既然粉上超级英雄,不如温柔对待他们。
  经过紫毛团提醒加上一些。在大战泰坦里。泰坦们是危机重重了,罗宾才使用了氪石。使用后星火作为年长的还一脸的郑重的对超人说是她拍板决定的。超人笑着赞许她,星火才露出笑容。青少年们也能理解氪石的严重性。

武侠脑洞……?

哈哈哈哈哈哈

semiquaver:

突然想给羊@灰者 写一段……古风欧美
依旧是,神盾大侠2:冬日刺客

那冬日刺客一袭黑衣,戴着黑色面罩,却露出一只银白的手臂,甚是骇人。他的速度极快,竟是直奔着史蒂夫的面门而来。
他早已扔了那张碍事的弓,改作用匕首。那铁臂的力量极大,超出凡人数倍,纵是史蒂夫,抵挡起来也颇是吃力。史蒂夫勉力用他那神盾抵挡,却也是被步步紧逼,难以使出他那拿手绝活。
两人缠斗几十回合,史蒂夫竟一直未占得上风。只见那那刺客又是轻轻一跃,尖利的匕首顷刻间便要插入他的颈间。史蒂夫心下大惊,只能慌忙躲开,靠着十二分蛮力才架住那匕首。
这险境中却被史蒂夫觅得一丝破绽,他寻得良机调转了身型顺势用手直逼对方脖颈,未曾想到这么近的距离,他依然快如闪电,史蒂夫最终只够到了他那诡异的黑色面罩。待那冬日刺客在地上打了个滚儿,再起身时,已露出真容。
他的容貌竟与昔日那詹巴基别无二致!
此刻史蒂夫双脚如同灌注千斤,心下大惊,莫不是这冬日刺客便就是他的过命兄弟,昔日布鲁克林的詹公子不成?
史蒂夫自己未觉,一声“巴基”已脱口而出了。

=====

然后那刺客便说,你是第一个见到我容貌的男子,皮尔斯曾逼我发下毒誓,见到我容貌的男子,若不杀他便须嫁给他。史公子,你可愿娶我。你若不愿,冬儿只得从这里跳下去,死生不见。你若愿意,便生生世世不能负我。




一些闲话。


其实我在看完美队3那会儿就发了个微博论美队系列剧情与武侠/仙侠的相似性……我把当时微博贴一下(有毛病




男女主儿时曾有一段情,后来长大也不能忘怀对方。但男主是名门正派的大侠,女主是邪教圣女(? 女主因为对男主的感情被发现,强行被教主封了记忆洗脑,忘了所有男主的事。教主还非常恶趣味,一定要女主亲手去杀男主。男主见到女主(通常戴面纱),一阵打斗,女主面纱掉了,男主深情呼唤,女主通常很迷惑,然后犹豫,行动就失败了。回去以后,被教主殴打,女主会问他是谁,教主就狠狠甩她一巴掌,“贱人!”然后给女主重新洗脑。


女主第二次见男主,很冷酷,男主怎么呼唤都没用,打到最后,男主眼一闭,“如果你要杀我就来吧。”女主却发现自己无法下手,于是不了了之。回去以后坚定自己认识男主,最后跟邪教决裂出逃。


男主重伤痊愈后四处追寻女主。这时偶然碰到女主的闺蜜/丫鬟/兄弟姐妹/爱慕者等,殴打男主,打不过的时候就实力崩溃,说你知不知道她受了多少苦,你知不知道她哭得多伤心!男主实力恍惚+难过。


最终男主找到了女主,男主说你记不记得我,女主为了不拖累他一定会说不记得。男主就要笃定地说你明明记得我你说谎,女主说不不不。这时候追杀女主的人就到了,男女主一块儿逃。男主要带女主走,但他名门正派的兄弟朋友都不答应,不接受女主也不让男主走,邪教怎么能和正派相比。说不合就吵起来然后就打起来了,男主坚定地要带女主跑,但寡不敌众。这时候名门正派中一定有个人突然倒戈帮男主逃跑,然后说他们没错,错的是我们。


男女主找了个世外桃源,没人知道他们在哪。名门正派的兄弟们也想通了释然了……




总觉得看过很多这种狗血………


怪不得眼熟呢(不是 完全没毛病!


邪教教主皮尔斯,倾国倾城詹巴基,神盾大侠史蒂夫,圣女护法交叉骨。


我总觉得史蒂夫特别符合大侠的励志设定,父母双亡家里苦,天资不高但意志坚定,善良有原则。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最后就是痴心一片,竹马青梅系一生。(别跟我说是竹马不敌天降呜呜!竹马是詹儿天降是冬儿,一个人,没毛病


巴基还挺适合拿女主剧本的,命苦多磨,还有失忆属性。


“我叫冬儿。”


“你不是冬儿,你原来是叫做詹儿的,你可记得?”


(等等